体球网


乌拉圭河纸浆厂案

  “乌拉圭河纸浆厂案”是国际性法院对跨国自然环境事宜发起裁判员的新案例。该案贯穿乌拉圭批准在界河边修建和运营纸浆厂是不是违背了《乌拉圭河规约》而展开。因为争议及裁定涉及到国际性法、国际性自然环境法以及自然环境法上的一系列重大难题,且又与国际性投资难题关于,因而案件的裁定备受关注。

  乌拉圭于2003年和2004年先后批准西班牙、芬兰两家外资单位在乌拉圭河岸边建造纸浆厂,这引起了对岸阿根廷人对乌拉圭河被环境污染的忧虑,一些自然环境维护保养集体发起了激烈的抗议,他们侵略了乌拉圭河上连接两国的圣马丁大将大桥长达数月之久,阿根廷官方网也建立反对在两国界河傍边建造纸浆厂,要求终止基本建设。乌拉圭政府不同样意终止这两个项目,两国间发起了多次外交洽谈仍无法达成内地方案。2006年5月,阿根廷将争端诉诸国际性法院(ICJ)。这一案件被称为“乌拉圭河纸浆厂案”。

  原告阿根廷觉得,乌拉圭容许纸浆厂的兴建及运营,将严重影响乌拉圭河的自然环境及生态,并导致利用乌拉圭河水的阿根廷国民和动植物的身心健康风险性,甚至危害阿根廷凭借乌拉圭河获得的观光利益。因而向国际性法院提出诉求,要求乌拉圭终止纸浆厂的建造与运作,对其所受的危害发起补偿,并觉得乌拉圭违背了《乌拉圭河规约》中规定的事前通报,全方位自然环境点评,维护保养水生自然环境和避免环境污染,维护保养生物多样性和鱼类以及共同协作以避免环境污染等义务。阿根廷还向国际性法院申请采取临时对策,要求在最终裁定作出之前,令乌拉圭暂停纸浆厂的建造。乌拉圭则称该国修建纸浆厂的私人举动合乎《乌拉圭河规约》和国际性水路法,纸浆厂有权再次运营,且其也有权就大桥不通期内的贸易与度假旅游业损害得到补偿。乌拉圭同样要求国际性法院采取临时对策,令阿根廷撤除对大桥的侵略。

  2010年4月20日国际性法院对此案作出如下裁定:(1)认定无法将水环境污染以外的别的环境污染,纳入本案管辖的范围,也无法将别的国际性自然环境条约或原理原则,当作本案应可用的规则。(2)在程序流程义务上,法院以13票对1票,认定乌拉圭的私人举动已违背《乌拉圭河规约》第7条所规定的应事前通报乌拉圭河协同管理诀窍委员会(CARU)及阿根廷的程序流程义务。(3)在实体义务上,国际性法院认定乌拉圭基于《乌拉圭河规约》第4l条维护保养乌拉圭河及周边自然环境的义务,应在许可纸浆厂建造及营运前发起环评。但法院最后以11票对3票,认定乌拉圭仅以中国政策法规定程序流程所作的环评,以及纸浆厂建造及营运后对乌拉圭河所发生的影响,尚未组成其对必须维护保养乌拉圭河及周边自然环境的实体义务的违背。(4)阿根廷对乌拉圭提出的恢还原状及危害补偿的post请求被国际性法院驳回举报。

  自1992年里约大会以来,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日益落到实处,国际性法院在对本案争议的判决中,体现出了可持续发展在具体案件中该何如可用。阿根廷对乌拉圭河的自然环境维护保养的关切,乌拉圭在河岸修建和运营纸浆厂来发展经济,这二者之间该何如平衡?根据法院的判决,人们可知,界水的开发设计方案利用,在满足到可持续发展和自然环境维护保养需求的背景下,对尊重沿岸国自主开发设计方案利用共享资源的主权和正当的社会经济之间需要有所偏重于,这是可持续发展的精神与要义。在自然环境维护保养与经济发展的需求产生分歧时,国际性法院倾向性于认定在不违背现有自然环境义务的前提下,國家有发展经济的正当支配权与自由。

  国际性法院对本案的处理与裁定,标示着其在自然环境案件的审判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即一改从前在自然环境难题上畏缩不前的设计方案风格。国际性法院判过的与本案关于的案件包含1973年新西兰、澳大利亚诉法国核实验案及1993年全球卫生组织(WHO)就威胁或应用核武器的有效合法性咨询意见案。这两个案件都涉及到核实验,核武器对身心健康和自然环境导致的影响是不是有效合法的难题,凡是在一定意义上都属于自然环境案件。了却,当年国际性法院的常规态度是消极且躲避难题的。相比之下,本案的2010年裁定是实质性的,的确了两项国际性义务(事前通报义务和环评义务),处置了本案的争议难题,也为别的國家的实践活动出示了指引和规制,对国际性自然环境法的今后发展以及国际性自然环境危害司法都是发生重要的意义与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