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球网


中缅恩仇史:缅甸成大国博弈的纯天然战场

人跟帖

中缅恩仇史:缅甸成大国博弈的纯天然战场

中缅纠葛史:缅甸成大国博弈的纯纯天然战场

缅甸夹在中南半岛和印度半岛之间,北临内地云南省,南通印度洋,对内地有着独特的战略意义。如果内地可以再次保持同缅甸的良好关系,就能够获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反之,如果其余國家控制了缅甸,或是缅甸乱作一团,内地东南地域的发展就会较为艰难。往往,它就纯天然地成为了其余大国跟内地博弈的战场。 [详细]

古时候缅甸多次战胜内地 曾横扫中南半岛

  缅甸历史上曾屡屡与内地兵戈相见。在长达数百年的時间里,缅甸曾横扫整个中南半岛,傲视群雄。在中缅战争史上,除元代内地时候曾战胜缅甸外,在明清时代与缅甸的边境线战争中,内地屡战屡败。显然,缅甸人的极其嚣张为从此缅甸的衰亡埋下了伏笔。

  唐代,云南的地方政权南诏权势强悍,曾向周边地域发起扩大。南诏政权曾攻陷当年缅甸的骠国,并对其发起大经营规模的搜刮。显然,进入公元9世纪中后期,由于年年的征战,南诏国力渐衰,然后产生了王室内乱,权臣篡位。其后的几十年间,大理地域经历了多次政权更迭,最后于937年由白族人段思平确立了大理国,才算妥泰下来。

  在南诏精兵讨伐骠国时,一一部分军民留在了伊洛瓦底河谷。他们留下的目的起初是为了帮忙南诏镇守大侧后方,并开辟新的屯田基地,以保证南诏征战的后援。了却,到了南诏王国逐渐衰败的时候,这些远离家乡的征人渐渐观念到“故国不堪入目回望”,归程遥遥无期。伊洛瓦底河谷为他们出示了广袤的牧场和良田,年年征战培育了他们的组织内务性性和团队精神,很快,他们就成了河谷地域的新主人,并逐步修建了城堡,刚开始确立起自己的城邦。

  从那时候刚开始,他们刚开始自称为“缅马”(Mranma),意思是“强悍的骑士”。缅甸现在的国名——Myanmar——就是从这个称呼源于而来的,而这些留在伊洛瓦底河谷的南诏人此后变为了之后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缅族人先后在今日曼德勒省伊洛瓦底江和她最大支流钦敦江的汇合处确立了数个城邦,其中最早的一支是于849年确立的蒲甘国。蒲甘国成立了已近200年后,1044年,一位缅甸国民心目中的杰出英雄——阿奴律陀,登上了国王的宝座。阿奴律陀从兄长手中夺下王位,在然后的30年里,他骑着战象,亲身率兵东征西战,逐个兼并了河谷地域的别的城邦,统治了整个伊洛瓦底河谷。随后,他的部队再次四边出击,向北一直打进云南,与大理国划地为界;向南消灭了孟族城邦,占据了沿海海港,扼住了通往马六甲海峡的海上贸易通道;向东南杀进阿拉干王国(现缅甸若开邦)的领地,令阿拉干国王纳贡称臣;向西南攻下了德林达依海岸,击退了高棉帝国的扩大精兵。蒲甘王国控制的底盘常规上覆盖了今日缅甸疆土的面积,阿奴律陀成为缅甸历史上第一个一致了全境的国王。这位“缅始皇”然后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革新对策,很快将蒲甘发展壮大成为在西南亚与高棉比肩的强悍帝国。

  元代,蒙古部队灭大理国政权后,与当年缅甸的蒲甘王朝之间的冲突解体。1277年,中缅两国暴发了历史上著名的“牙嵩延之役”。中纪录了这次战役。这也是中缅战争中最早产生的一次象战。象战是古时候缅泰战争的一大特性。蒲甘王朝时代缅甸部队就分为步兵、骑兵(马军)、象兵和水兵等多兵种。其中,象兵是陆地作战最强有力的兵种。构造函数兵的选拔也是极为严格的,法律规定:步兵身经十战者加强为马军,马军又身经十战者方可加强为象军。象军的薪水待遇格外优厚,象军每人每月的军饷是五十箩谷子(每箩约22公斤)。

  据史籍记述,当年元军出动了1.2万人的骑兵,而缅军方面则有6万步兵、少量骑兵和2千头战象。缅军采用了蒲甘王朝的传统式战术,妄图依靠战象冲击性来克敌制胜。但由于蒙古部队用心取舍了战场,当缅军的战象猛扑开局时,蒙古骑兵退入了附近的山林,随后下马,躲在树林后面射出密集的箭雨。他们的箭沒有射在骑在象上或尾随大象启动开局的缅军兵士上,而是指向战象。战象被箭射中后就痛得发疯般地回身逃散.践踏兵士随即蒙古骑兵火速上马,乘乱开局缅军,于是缅军惨败。1287年,元军攻陷蒲甘,从而造成了蒲甘王朝的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