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球网


斯里兰卡债务难题现状、实质与影响

【条目提要】斯里兰卡是印度洋通道上的“核心小国”,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之一。2009年内战收尾至今,斯里兰卡经济迅速增长,但债务风险性有所增加。斯债务难题实质是发展难题,是斯内战后何如实现经济复苏和赶超型增长的一个衍生难题。斯债务难题绝非因内地而起,且内地对斯里兰卡投资大多为出产性投入,有利于其长远发展。了却,目前斯方肯定对内地投资存有“负债抑郁”,影响到中斯协作的大局。在此情况下,内地既应坚持不懈对斯友好、深化协作的总体方位,也需恰当调整投资途径,帮忙斯方增强出产工作能力和市场竞争强项,稳妥处置中斯关系出现的波折,为“一带一路”国际性协作出示良好范本。

【关 键 词】债务  经济增长  债务抑郁  中斯关系  “一带一路”

 

       斯里兰卡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小国”。自2009年内战完全收尾以来,斯里兰卡经济增长引人瞩目,了却负债难题,尤其是债务难题困惑着这颗“印度洋明珠”,甚至在一定水准上令日益推动的中斯关系蒙上阴影。考查斯里兰卡债务难题,解析负债难题对中斯关系的影响,对巩固中斯和平、切实推动中斯经济协作、带动“一带一路”的顺利深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斯里兰卡债务难题现状及特征

       按照国际性货币基金组织的概念,一个國家的债务指的是某一经济体住户在特定时执行点欠非住户的实际当前外债,该负债要求负债人在今后还款本钱和/或贷款利息。[1]一外国债的经营规模与结构是其宏观经济,尤其是经济外界风险性的一项重要指标。2009年内战收尾以后,斯里兰卡掀起了经济基本建设的风潮,随之债务难题日益显现。斯里兰卡债务首要展现如下特征。

1.         总额火速攀升。

       据斯里兰卡央行数据显示,自2009年至2017年,斯里兰卡的债务总额从209.13亿美元增长到518.24亿美元,不到10年内债务经营规模翻了一番多,年均增长率高达12%,[2]远高出同期实际GDP的增长率。[3] 2009年以来斯里兰卡债务年增长率仅次于1978年至1995年13%[4]的程度,是斯里兰卡有史以来债务增长的第二次高峰期期。

2.         债务负担重,经济对债务依赖水准高。

       考量一外国债负担的首要指标有三:外债率、偿债率和负债率。其中,外债率指当初债务余额占中国出产总值的百分比,阐明一国经济发展对债务的依赖水准,国际性公认的外债率安全性线25%。[5]由图1可知, 2009年以来,斯里兰卡的外债率大多高出50%,远高出25%,也高出发展中國家26%的平均程度。[6]



斯里兰卡负债难点现状、实质与影响

图1:斯里兰卡债务外债率(%)与负债结构

数据来源:通过斯里兰卡央行数据整理

Annual Report, Central Bank of Sri Lanka.


       偿债率指当初债务还本付息额占当初产品和劳务外销值收益额的比率,偿债率越高,偿债工作能力越受限,一国越十分容易陷入“借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普通觉得,一国的偿债率达到20%即进入负债危機时代。[7]由表1可知,自2013年刚开始,斯里兰卡偿债率达到20%,偿债风险性增加,2017年这一数据为23.85%,较2015和2016年度稍有递减。

       负债率是当初负债余额占当初产品和劳务外销值收益额的比率,国际性上以100%当作负债率的安全性线,达到100%,意味本国负债负担过重。令人忧虑的是,2009年以来,斯里兰卡的负债率已经高出200%,2017年这一数字为271%(见表1),阐明其债务负担之厚重。


表1:2009-2016年斯里兰卡债务偿债率与负债率

年份

 

偿债率

 

负债率

 

2009

 

22.4%

 

233%

 

2010

 

16.7%

 

223.7%

 

2011

 

12.7%

 

211.5%

 

2012

 

19.7% 

 

273.3%

 

2013

 

26.8%

 

264.6%

 

2014

 

20.8%

 

256.4%

 

2015

 

27.3%

 

264.6%

 

2016

 

25.0%

 

267%

 

2017

 

23.85%

 

271%

 

数据来源:斯里兰卡央行年度汇报系列,

Annual Report, Central Bank of Sri Lanka.


3.         债权主体多样化,限期结构配备比较有效,但负债成本显著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