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球网


记者探访:内地维和警察在东帝汶(组图)

记者探访:大陆维和警察在东帝汶(组图)

记者胡星采访我国驻东帝汶维和警察

记者探访:大陆维和警察在东帝汶(组图)

记者胡星采访我国驻东帝汶维和警察

  国际性在线报道(驻新加坡记者 胡星):东帝汶是依山傍海的太平洋岛屿,三面临海,被天下苍生誉为太阳升起的地方。显然,它也是亚洲最年青的國家,走过骚乱、百废待兴。驻扎在这里的协同国维和警察中,活跃性着一群来自内地的维和警察,他们团结一致、敬业、自律且博爱,向东帝汶国民和来自全球各地的警察携手同行们展示着内地警察的优良素养,用一言一行转达着内地国民热爱友谊、传布和平的人道主义精神。

  陈秀峰是来自江西省兴国县公安局的警察。被记者问起报名参加维和期内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时,他说起了2009年10月东帝汶首次举办县市长推选的经历。县市长推选是东帝汶政治管理体制中最基层组织的推选,对东帝汶的政治有格外大的意义。为此,东帝汶政府和协同国驻东帝汶综合特派团在早期做了大批细致的工作中。为了落实推选工作中,在10月16日到20日期内,全部在北京首都帝力的协同国维和警察都被派驻到东帝汶各地的基层支援。陈秀峰被派到了东帝汶最东边的络斯帕罗斯地域,报名参加推选工作中,并在那里度过了6天5夜。

  络斯帕罗斯地域是多个推选区中最困难的地方,陈秀峰和一名尼泊尔朋友承担驾驶开道车,为7个推选点出示安全性保证。那段经历至今记忆力犹新,他说:“最困难的那天,早上3点就起床,开车到下面的村里头,一个点接一个点地把推选材料送了下去。完满进行副本是第2天早上3点半。人们要在每个点间不息的走动。那天他和朋友就带了一包方便面和一点饼干,当年没想到会拖这么久。中午吃了饼干,夜里就沒有吃的了。”

  他笑着说,当天夜里是一位马来西亚警察看他没吃的,给了他一包方便面,他便在空地上用石头堆起小灶,烧水泡面果腹。尽管到进行副本时他已经累得动弹不得,但因为推选的顺利发起而认为格外欣慰。

  萧剑斌是来自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公安局的警察,由于在中国承担治安查验,到了东帝汶被分配到本国最偏远地域维剋剋,在那里工作中和生计了半年。尽管面临着生计物资缺乏,医疗卫生标准差,疾病等极端化标准,他依然维持积极主动爽朗的态度,和并肩战斗的朋友经常在空闲间苦中作乐。他告诉记者,在他生计的地域,生计物资常规沒有。想买物品要开7个多小时的车到北京首都选购,一般是早上4点多天没亮就起床,中午才能抵达北京首都帝力买物品,返回驻地就要夜里十一二点了。买食材时也只敢买一些虫子不易叮咬的土豆、西红柿之类。惟一的奢华是有时候能吃上鲜牛肉,这不过在周六早上起很早才能买到。除了生计上物资的缺乏,维和警察们还时时面临着许多潜在性危险。

  由于东帝汶百废待兴,许多基本设施都还不健全,地处亚热带,气温烈日多雨,蚊虫肆虐。疟疾、登革热等疾病在当地特别时兴。维和警察也要经受着疾病的磨炼。显然,全部的辛苦在他眼里都算不成什么,亲人的支持给了他无限驱动力。他至今记得去年中秋节7岁的儿子第一次学会发电子邮件给他的情景。“我媳妇第一次教他发电子邮件, 他说,‘爸爸,今日是中秋节,祝你节日开心,人们在外婆家过节。你那边有月饼吃吗?如果沒有月饼吃,明明要祝你节日开心。’我当年打动得落泪,我回答他:‘親愛的的儿子,爸爸这边沒有月饼吃,但你的祝福就是我能吃到的最大月饼,就是给我最大的安慰’。”

  在我国派驻东帝汶维和警察中,也有一位驻外時间最长,并走进‘协同国’的警察,他就是现任协同国驻东帝汶综合特派团维和警察总部参谋长的管泽平男同志。2007年底,时任荆州市沙城区公安分局党委委员的管泽平被公安部选派出任第11批赴东帝汶副本区内地维和警队临时党总支书记兼警队队长,然后又连任四届。2009年2月,他积极主动竞聘联东团警察总部参谋长一职,凭借多次代理商参谋长职务的经验和旺盛的准备,在与来自加拿大、菲律宾、斯里兰卡等国多名维和警察的市场竞争中胜出,赢得了这一岗位。这是内地维和警察目前在全部维和副本区出任的惟一最高职务。

  说起自己进入协同国出任参谋长,管理诀窍和协调驻东帝汶来自新加坡,澳大利亚,巴基斯坦,土耳其,赞比亚等41个不同样國家的维和警察,管泽平告诉记者,他觉得,参与协同国维和工作中,不仅仅是在维和行动中体现自己的警务专业特技,更多的是何如与来自不同样文化艺术背景的警务工作人员沟通交流协作。不同样的國家,不同样的文化艺术背景,对于警务专业特技,警务理念的认识是存有差其它。在协同国维和副本区,警务文化艺术也存有分歧,需要沟通交流。显然,大家的共同点在于都会代表协同国执行维和副本。现代警察除了智商,情商外,应具备“文化艺术商”,有了这个观念后,在相互内地方案下开展警务文化艺术的协作和沟通交流,在统一的目标下共同进行东帝汶副本区的维和工作中。他说:“尽管有不同样的见解,不同样的肤色,不同样的宗教,不同样的文化艺术,(来自)不同样國家,了却人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是人们进行协同国安理会所做出的决议,在副本区怎么样修复东帝汶的友谊,怎么样平暴治乱,怎么样为东帝汶国民确立一个合理的警察管理体制,怎么样帮忙东帝汶国民改革革新重建重组他们的警察队伍,这个目标是统一的,在这上达成内地方案,就能很好地沟通交流,沟通和协作。有这个(文化艺术)观念,沟通起来就十分容易,这就是‘文化艺术商’。”